《寄生虫》才过去,韩国又靠《王国》征服全球

《寄生虫》才过去,韩国又靠《王国》征服全球

时间:2020-03-31 06:1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一周前,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上线,又引发了一轮追剧狂潮。国内评分网站显示,第二季已经有近9万人打出8.4的高分,还上过微博热搜。

这部丧尸+权谋剧以李氏朝鲜为历史背景,对中国剧迷而言并不陌生。但在韩国、中国以外,《王国》在全球各个国家的Netflix用户中都受到了热捧,成为继《寄生虫》后又一部破圈爆款。

本期线上圆桌, 娱理工作室 试图探讨“《王国》热”的背后法则。

何小沁:港片、美国B级片、美剧,包括去年我们在戛纳电影节看的吉姆·贾木许的开幕片《丧尸未逝》等等,丧尸早就不是新鲜题材了。韩国的《釜山行》已经创造过一次爆款电影纪录,短短几年内,竟然又出了一个爆款剧《 王国》 。 我很好奇,丧尸题材百讲不腻,到底契合的是怎样一种心理?

你们最初是因为什么入坑《王国》的?是丧尸吗,还是其实是我们更熟悉的权谋、宫斗、历史……

林檎: 我个人对朝鲜史比较感兴趣,韩国影视剧对李氏朝鲜的热爱,和我们的影视剧对大清王朝的“热爱”是一样的。《王国》的另一个中文译名是“李尸朝鲜”,所以我就想看看Netflix的这个“李尸朝鲜”和韩剧中的李氏朝鲜到底有什么不一样,有没有哪些可以揣摩的历史细节。

韩媒报道,已有观众向Netflix提出抗议,要求改掉“李尸朝鲜”的中文译名,因为存在丑化、贬低等含义,Netflix也表示虚心接受,目前已改名为《尸战朝鲜》。《李尸朝鲜》的中文译名主要是在港台地区,大陆一般还是叫《王国》,就蛮奇怪的,两岸三地对李氏朝鲜的态度也不一样。

《王国》第二季在中国台湾地区的预告、正式海报

梵一: 去年年初,无论是我个人还是身边环境都在面临一些不确定性,要做一些事,但没有人真的帮助,包括一些让人担心的事不断发生,理性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少。这时《王国》第一季出现,从演员表里看到从《云图》开始喜欢的演员裴斗娜,还有朱智勋,没犹豫就打开了。当时半夜刷完,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,后怕延续了好几天。

它是一个政治寓言,比那些欧美丧尸带有更鲜明的对东亚现实的隐喻色彩,跟《釜山行》也不一样,它几乎契合了个人内心某些焦虑的成分。倒是让我想到罗泓轸的《哭声》。《哭声》跟半岛的历史阴云关系密切,我们又难切身体会,不像《王国》这般熟悉,这般触达精神层面境况。这是我继续期待第二季的原因。

Truly: 《王国》开播以后就有点想看,Netflix定制,又是古装丧尸,感觉结合会有新奇的东西,主要还是有裴斗娜这样的卡司在,感觉不会差的。看之前还准备了一份泡菜汤打算边看边吃,看着看着就吃不下了。

这部剧第一季最吸引我的是丧尸背后的斗争,虽然在亚洲的政治/宫斗片里它已经算很浅了,但是与丧尸结合起来就有意思,属于那种不用多想的剧集。第二季的格局从王国的不同地方统一到宫闱,几场突破战都挺值得一看的,也会让我忍不住去查看历史背景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裴斗娜

林檎: 韩国影视是一个非常注重类型化,又非常能跟得上潮流的“大型二次加工工厂”,他们非常善于把好莱坞主流类型、语境和本国市场上流行的元素、话题、情绪融入到影视作品中。近年韩国的主流语境是韩国国民对朴槿惠及其相关的邪教、时任政府的不满。比如,《秘密森林》是以在朴槿惠案中出力最多、最得韩国民众信任的检察官为题材的悬疑剧集,反派直指时任高官;《Argon》则是以被压迫的新闻机构忍辱负重报道为背景创作的剧集。

这几年还有很多很多的韩剧韩影都有这样的背景色彩,《王国》第一季的制作周期是2018年,所以我在看的时候,不是在看丧尸围城、怎么自救,而是主要在分析朱智勋饰演的世子,金成圭饰演的永寿村士兵永信。我会按照这样的语境猜测原作、编剧、导演想要塑造一个什么样的领袖人物,这两人之中的哪一个会更符合当时韩国观众的国民期待。某种程度上,这部剧表现的应该还是韩国创作者所代表的韩国大众的倾向——他们正在塑造一个自己想要的领袖。

《王国》是韩国影视剧想要传达出来的韩国历史故事。李氏王朝在朝鲜史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父子、兄弟、夫妻相杀,甚至挫骨扬灰。电影《思悼》展现的是庄献世子被父亲关入米柜活活饿死,历史上的昭显世子也有被父亲亲自毒杀的传闻,韩国民间一直对这两位因为王权斗争而死掉的世子抱有同情心,所以朱智勋饰演的世子李苍能够从疯魔的父亲和后妈手中逃脱,在战斗中成长起来,我个人觉得这就是一种韩国民间看法的体现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朱智勋

何小沁: 我觉得《王国》很适合这段时间看,大家都宅在家里,片荒剧荒综艺荒,它又是一次性放出6集,加上第一季也不过才12集,一口气就能看完。它的篇幅和节奏比较偏美剧,看得很爽,能火不意外。所谓丧尸题材,某种程度就是对传染病的一种夸大式呈现,在这个时候看,格外心有戚戚……

就像一场病毒能揭开全世界的很多问题一样,丧尸屠城也暴露出很多社会矛盾,比如剧中老百姓原本就生活贫苦、不堪重负,权贵阶层又逃避责任,导致了灾难大爆发。

的确,李氏朝鲜这个历史背景让我们觉得亲切熟悉,没有什么文化理解障碍,剧中的手写字都是中文。老外也觉得这是一个《行尸走肉》+《权力的游戏》故事,类型融合很新鲜。丧尸、权谋两大元素在东西方都能找到落点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

何小沁:第二季《王国》虽然也很火,但比起第一季的人次和评分,还是下降了一些。你们觉得第二季最大的优点和不足是?

林檎: 优点是韩国创作人讲故事很有两把刷子,编剧金恩熙在改编故事的时候有非常清晰的设定,第一季叫“残酷的欲望”,第二季叫“血染大地”。第二季她主要想描述的是“血与血统”的故事。这里的“血统”其实就是父权的承袭,但是世子放弃了,他把位置让给了一个”贱民”的孩子,这就是反抗。

另外一个反抗是“杀父、杀师”,东方社会尊师重道,父亲和师父是不可侵犯的权威,比如国产剧《鹤唳华亭》里的父亲和师父,与《王国》里的扭曲感、悲壮感都一模一样。《王国》里的世子亲手斩下父亲和师父的脑袋,虽然不如漫威系“弑父”来得彻底和反抗得更明显,但也是一种反抗,是非常西方化的对东方伦理问题提出的解决办法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许峻豪饰演世子师父,武将安炫大人

与此同时,剧中丧尸最早出现的倭寇之战,也有《刀锋战士》、《X战警》系列改良人的思维。只是生死草和冬虫夏草的原理过分相似了。就是这种东方、西方的混合,很有意思。

另外一个点是,这个故事的原著叫《神的国度》,第二季的故事已经开始有这种“神性引导”的倾向了,比如裴斗娜饰演的医女,她的设定就有“人间神”的意思吧,医治病人不分仇恶、保护弱小等等,全智贤的客串出现估计也有这方面的意思。“人间已成地狱,该怎么变成神的国度?”这应该是后续剧集会说到的吧。

缺点就是这个剧其实不够精致,很多都是一笔带过,总有种框架搭起来了,但是没有细节支撑的感觉。还有很多细节又显得很多余,比如世子和侍卫的故事...太老土了,且不够让人信服。中殿娘娘的妖魔化也没必要,这个形象太硬了,完全的韩式刻板化,不如《思悼》里文根英饰演的庄献世子妃那样,寥寥几场戏,但很值得琢磨。这就是个视觉剧,直接将每一季改成2小时以内的电影也可以的。

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新人演员金惠濬饰演中殿娘娘

梵一: 第二季最大的优点或许是它铺设了一个“王国”宇宙,并借此机会宣布要拍若干季,它的权斗、丧尸、动作等元素,都在第二季进行了一个合理的全方位展现,并在故事层面提出更开放的议题,以供编剧有空间继续可劲儿造。比如,“柿子”的选择是就这样被人捏,还是变“柿饼”贮藏更久;裴斗娜的角色之后会有什么发展,是否有感情线;全智贤作为最后一笔,该怎么大书特书,你看她的造型是跟已出现的各方势力都不同的。

也因此,第二季靠每集烧200万美金,保持在Netflix的行活水平,当它开始铺设未来空间的时候,不可避免地让这一季变得不完整,成了一个过渡,当然有损第二季作为一个整体的完整度。

谈到这里,我们需要对第二季的情节进行一个分析。我们知道它在形式上还是想当北美的,我不懂专业词语哈,有个感受是它的每一集在单集的情节上都是完整的,每一集都有各自的小高潮,通过梳理和直观感受,我会判断第二季的节奏比第一季加强许多,这或许是经过计算的,在某个时间段观众需要一个刺激才能专注看下去。

这和它铺设“王国宇宙”的目的形成了两个冲突:1、后几集为了宇宙归于平淡,统计一个情节点曲线的话,是前高后低最后拉升的;2、为了铺设宇宙,又要营造节奏,编剧为了省心,做了很多取巧的设计,当世子无路可走,就冒出小路、小道,这在本季中出现了至少三次吧,还有一些其它转折设计,都是这样的,这是很多美剧式编剧会去采取的冲突设计。这都损伤了它的可解读空间,留给观众的余味变少了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朱智勋

Truly: 第一季看的是奇观,人物和剧情的摊子就那么大,说实话并没有很强烈的悬念,也就没有追到第二季的动力吧。第二季又真的如预料,奇观还是丧尸跑酷,主线集中到世子身上,剧情没有太曲折反而节奏更慢了。人物太单薄了,一部热门剧至少要出一个焦点性的人物,或者群戏做到配角都有不少观众追看。但是《王国》拍到第二部,我真的是没有爱上一个角色,连恨都没有。

中殿娘娘有谋略但掌控不了大局,她留的那些招只是要拉垫背而已,她老爸计谋深远但是抵不过乱拳打死老师傅,这些说没就没的反派在美剧思维里可能还好,但是在华语电视剧思维里可能就会觉得:嗯?就这?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新人演员金惠濬饰演中殿娘娘

世子从第一季就展现了勇气和少少的战术思维,但还是一个性格不太鲜明的人物。他为何会放弃皇位有很多原因可以说,比如当时的政治局面,以及古代人对庙堂与江湖的纠结,但是这些都没有剧情充分体现。然后就是与旧部的那场功能化很强的戏。在这个残酷的丧尸世界,世子的感情显得太天真。当然了,丛林法则里的脆弱是可爱的,但一切得建立在人性复杂的基础上。医女固然是以救人为原则,没有明显立场,但是她从头到尾太工具人了,应该是裴斗娜少有的缺乏个人魅力的角色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裴斗娜

何小沁: 我觉得最大的优点很直观,就是制作精良。两季《王国》的制作花费差不多都在每集近200万美元的级别,想想每集只有35万人民币制作费的《想见你》……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,可以请到顶级卡司,可以去宫殿里实景拍摄,可以设计高级的布光、运镜,可以有一大批敬业的丧尸群演……

每集都保持相对稳定的“含尸量”,没有婆婆妈妈小情小爱,让整部剧都有不输电影大片的质感。尤其后面那场冰湖大战,一切为极致的视觉刺激服务(用拳头和胖子的体重砸开的洞……),甚是好看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截图,“冰上战尸”

第二季评分下降的原因可能跟结尾有关系吧。有些观众不满意,终于觉醒的世子最后怎么又选择“出世”了呢?中殿娘娘就这么下线了?世子把江山交给了一群怎样的窝囊废?关于有没有烂尾,网上有不少争议。这部剧的宫斗也是比较初级的,把中殿娘娘送到国产宫斗剧里,估计活不了几集。

要是篇幅再长一点,这些地方的处理可能会更令人信服一些,但Netflix就想要这样的节奏吧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朱智勋

何小沁:《王国》编剧说拍十季都可以,把网友吓到了。你们看好全智贤给第三季开的头么?觉得这个故事能拍十季吗?

Truly: 想拍十季当然可以拍,比如全姐和裴斗娜、朱智勋可以在第三季对付宫里的变种人,最终组成“驭尸英雄联盟”,以后拍单元剧都行啊。这么一想,其实林正英、陈友、楼南光就是咱们自己的“驭尸英雄联盟”啊哈哈。不管《王国》未来怎么走,我还是会期待的。

何小沁: 全智贤产后回归是一个很大的噱头,不会只是客串这么简单,她可能成为第三季的关键人物。看她在第二季结尾的造型,有点神秘的异域色彩,结尾提到民间有人在种植和贩卖生死草,再看那些铃铛,丧尸可能还会继续进化,从黑夜到白天,潜伏期由短变长,群体也从无秩序变得……可操控?

我猜测第三季及之后的格局会变得更大,可能是地理位置上的拓展(牵扯到更多国家、民族),甚至可能是时代的延伸,世子不会一直是主角。但这样还怎么保持宫斗这条线,我也比较好奇。

《行尸走肉》都有十季了,《王国》受众范围更广,只要有人看就会一直拍下去。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,全智贤

梵一: 或许会可操控,可操控本质上是个科技哲学上的概念。因为它已经不是丧尸了,而是寄生,相关镜头很多,皮肤下边蠕动的虫子,生死草上的寄生卵。医女调查丧尸机制,世子调查事件起源。未来的确是有好戏,就看怎么编。这又是一个集韩国之力打造的作品,必然会跟韩国当下和未来的现实产生联系。未来谁能说得定呢?

林檎: 黄金配角柳承龙的角色挺可惜的,就这样死掉了......他还在开播发布会上说过“音乐有BTS(防弹少年团),电影有《寄生虫》,电视剧有《王国》。”这句话目前看来是对的,相比起传统韩剧,《王国》已经走出韩国,所以后续应该会更宽广。

韩剧《王国》剧照,裴斗娜、柳承龙

何小沁:《王国》是Netflix在东亚布局本土原创战略后最亮眼的成果。最后想问一些宏观点的问题,你们怎么看待Netflix的这一战略?《王国》的成功模式在其他国家或地区能复制吗?国内有能取代Netflix地位的流媒体平台吗?

林檎:是成功的,Netflix想要进入亚洲市场,中国和日本有天然壁垒。日本是文化壁垒,我们是硬件壁垒+文化壁垒。根据韩国电影的发展来看,韩国的影视剧恰好站在西方和东方的交界处,他们非常熟悉如何运用好莱坞、欧美的思维方式来讲述东方文化和伦理传统。李氏朝鲜承袭大明律制,加上韩流二十多年的铺垫培养,用韩剧进入华语市场,是很容易的事情。同理,韩流在日本也有很深厚的基础,但能不能打下日本市场,待定吧。

和Netflix的华语定制剧集相比,《王国》更具有普世性和更大的世界语境,这是我们能够接受的原因。但在Netflix平台播出其它韩剧,比如tvN、OCN、JTBC制作的那些,基本上大家还是认原来的品牌,而不是Netflix的。

《王国》的成功,内地电视剧不能复制。比如,韩系血统很浓厚的《鹤唳华亭》《下一站是幸福》,和《王国》很像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等等,就算内地影视人和韩国影视人的思维近似,但他们呈现出来的东西也会不一样,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本土因素需要考虑了,太多了,太多了......

韩剧《王国》第二季剧照

梵一: Netflix这个策略已经好几年了,要想打开一个地方的市场,没有比在这个地方制作当地剧集更合适的策略。《王国》只是这个模式下的另一个复制品。Netflix已经做了很多成功的案例,比如几年前美国本土的《怪奇物语》,在德国制作的《暗黑》,英国最近的《德古拉》,挪威的《诸神的黄昏》,还有我年前看完的《猎魔人》等等,都或多或少有忠实观众。

我们要看Netflix这个模式,其实不过有二:第一,它有攒项目的能力,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找当地最有实力的班底来制作,当地市场需要保持开放,工业发展水平也需要考虑;第二,有钱可以烧,还能赚钱保证足以烧钱,这是生产和运营分别去做的事。判断它成功与否、是否可持续,就要看这两项。

整体来看,Netflix的各地合作,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,是很正常的,大多是在第一项上出了问题。这就好比一个集体的策略传递到基层,每个人有各自利益考虑,对策略的理解必会不同。理解了的少数人,才成为策略支持者和反对者,而大多人都是灰色的。

至于国内的流媒体,因为我们没有影视工业,非常受限,即使有钱也很难做出媲美Netflix的片子了。甚至在内容上,钱也不是重要的,创造力才是根本,心灵纯不纯净,就像阿巴斯也能在严苛的审查下成为美学大师。

《怪奇物语》《猎魔人》《王国》,第一季海报

Truly: 奉俊昊说“跨过那几厘米的字幕障碍,你会获得更多”,其实那么多戏都有字幕,为什么《寄生虫》的字幕就被跨过了,因为它的故事讲得不用字幕也能懂,我有个朋友在不懂韩语没有字幕的情况下去韩国影院看的生肉,如此都完全被吸引,能get到它想要说的东西——全世界都有的阶级问题。所以不管哪个平台,怎么传播,如何布局,我觉得本质还是要找到对的内容。

平台要做的就是计算好这部戏给谁看,最终也能送达到受众那里。给华语观众看就不要以功夫、冥婚为噱头拍无聊的剧情啦,糊弄不了华语观众,非华语观众也并不想打开。Netflix的这次成功好复制也不好复制:就是做好内容啊。最简单的道理也是最难捍卫的原则。内地都没有Netflix的一席之地,我们也就不谈“取代不存在的事物”这个伪命题了吧。至于我们的流媒体平台能不能在其它市场取代Netflix,就更不需要讨论了。

Netflix三部原创华语剧集《罪梦者》《极道千金》《彼岸之嫁》海报

何小沁: 同意以上看法。Netflix的决策源于它的危机感:一方面,它的无底洞式砸钱投入需要更广阔的市场、更多业务线支持;另一方面,美国本土用户增速已经放缓,Disney+等一系列竞争者崛起,它最好的出路就是去拓展国际市场。国际市场也分不同方向,一个是版权采购,另一个是本土原创。

看这两天的新闻,Netflix和YouTube相继宣布降低欧洲的画质,因为疫情大家都宅在家,整个欧洲的网速都不行了。这件事让我更加觉得亚洲真的是流媒体的未来蓝海——网速快、年轻人多,尤其中国大力发展5G。东南亚每个国家有当地的竞争对手,Netflix市场份额还在艰难爬升中,日本合作动画比较多,而韩国是Netflix最理想的联姻对象——市场开放,工业和类型片发达,《釜山行》《寄生虫》《王国》……这些国际爆款出现在韩国都不是偶然。

像梵一说的,找准人很重要,找准之后还要信任这些本土创作者,不要插手干预。《王国》主导演是金成勋,他之前拍的电影《隧道》也很受欢迎,也是一个灾难外壳+社会讽刺的类型片。马来西亚导演柯汶利第一部电影《误杀》就卖了十几亿,大家说“哇,陈思诚看人好厉害”,但在陈思诚之前,Netflix就已经邀请他执导了首部华语剧集(看来最后柯汶利还是选择了陈思诚,没有接受Netflix的邀请)。我不知道Netflix内部是怎样一个绿灯机制,他们真的蛮厉害。

电影《隧道》《误杀》海报

Netflix在中国台湾投拍的《罪梦者》我看过,虽然卡司也算顶配了(张孝全、贾静雯、范晓萱等),但格局、节奏、剪辑和《王国》相比,还是差很多。没办法,工业水平摆在那儿。

大陆的难处就不用说了,Netflix一半作品可能都过不了审,现在只能买买版权啊,签点授权啊,还处于在门外尴尬站着的境地。那我们能自己打造出一个Netflix吗?也难,目前主流的会员模式支撑不了《王国》这样200万美元一集的头部项目。不过已经有不少人在思考怎么打破这个局面了,比如陈思诚的网剧版《唐探》,通过IP联动的方式,放长线钓大鱼。中国有最大的市场,内需不是问题,想要成为文化大国,下一关是怎么输出。